您好,欢迎访问中国 ★ 老兵团队 ★ 官方网站

脑子是个好东西!

  
齐白本就是军人出身,脾气自带火爆属性。自打他转业进了警队,更是把所有精力放在了惩治罪犯上。
 
    老话说的好,慈不掌兵。齐白要是个老好人,怎么可能令罪犯闻风丧胆?又如何让部下绝对服从?
 
    齐白可不是什么阿弥陀佛的善类!
 
    此番,一个公司小员工竟要见自己?而且,这个小员工分明是给自己找麻烦的主儿。否则,此刻的他应该还在专案组做案情推演。
 
    “你是第一天当差?”齐白的口吻变重了。眼神也冷厉起来。
 
    被齐白这么一瞪,曹琦的心咯噔一声,暗忖大事不妙。
 
    要知道,齐白的火爆脾气和他的破案率是成正比的!
 
    “我——”曹琦有些绝望,更是痛恨唐欢将自己推入绝境。
 
    “这个唐欢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一旁的周指导突然开腔,主要还是为了不着痕迹的拍一记马屁。“齐局,这事儿您交给我处理,我保证让他乖乖签字!”
 
    齐白心思不在这上面,也太没理会周指导的拍马溜须。可依稀间,他好像听到一个很诡异的名字。
 
    唐——欢?
 
    齐白飘散的心终于凝聚在了一起。
 
    他那锋利的眸子微微抬起,直勾勾凝视周指导:“小周,你刚刚说,惹事的家伙叫唐欢?”
 
    “是啊。就是这家伙利用了曹琦,把咱们所卷了进去。”周指导介绍之余,还不忘踩上曹琦一脚。
 
    齐白的脸色变得愈发古怪,情绪也有了波动。
 
    “是个年轻人?二十六七岁?”齐白追问道。
 
    “差不多?”周指导看了曹琦一眼。
 
    这人是曹琦负责的,周指导也不太了解。
 
    “嗯。”曹琦隐隐感到不妙。
 
    这齐局似乎认识唐欢?
 
    那家伙该不会曾经得罪过齐局吧?
 
    以曹琦对唐欢的了解,还真说不准。
 
    “带我过去。”
 
    没有任何犹豫,齐白突然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曹琦一下子乱了阵脚。齐局长还真要主动去见唐欢?太离谱了吧?
 
    “要不——”曹琦有些犹豫。“我过去把他叫来?”
 
    “他不是这么吩咐你的吧?”齐白挥挥手,也不待曹琦解释,径直道。“走,过去。”
 
    很快,三人出现在审讯室。
 
    齐白也不顾身后两名部下跟随,直接推开审讯室大门,出现在唐欢面前。
 
    只需要一眼,他就将记忆中的那个家伙与眼前的年轻人完美重叠。
 
    是的。
 
    周指导口中的唐欢,就是他认识的那个唐欢。
 
    “齐局长。久仰久仰。”唐欢也不起身,只是歪着身子叼着烟,一副吊儿郎当的德行。
 
    完全不顾身后的曹琦不停使眼色。
 
    “久仰?”齐白缓缓坐在唐欢对面,表情有些异样。“小唐,你什么时候和我客气起来了?”
 
    “你现在可是位高权重的齐局长。难不成我还敢在你面前放肆?”唐欢眯眼笑道。
 
    齐白闻言,却是随手将桌上的保密协议抓起来,然后丢给周指导:“扔进垃圾桶。”
 
    “齐局,这个——”周指导有些蒙圈,站在他的角度,唐欢签保密协议是最稳妥的办法。
 
    事实上,这也是他向齐白提出的建议。
 
    “我说扔进垃圾桶。你听不见?”齐白微微回头,脸上满是威严之色。
 
    “是。齐局。”周指导被齐白瞪的浑身发毛,不寒而栗。
 
    眼前这一幕,却是彻底把曹琦给看傻眼了。
 
    这齐局长——可是整个警队的标志性人物啊。就算见到警队高层,也从来没这么好说话过。颇有点恃才傲物的脾气。
 
    但眼下,他却如此对待唐欢。委实让人看不懂。
 
    周指导被赶了出去,齐白却留下了偏向唐欢的曹琦。
 
    这看似不经意的小安排,在小心眼的周指导看来,隐隐感觉不妙。
 
    “怎么跑去当一个公司职工了?”齐白也没胡乱打听,北京要债公司只是随口问道。
 
    顺手,还丢给唐欢一支软中华。
 
    烟是别人送的,平时也就踹在兜里以备不时之需。他自己却不习惯这烟的味道。
 
    这个举动在曹琦看来,就更加微妙了。
 
    在警队系统,有资格让齐局长主动递烟的,真没几个。
 
    毕竟,他是有巨大机会争警队一哥的预备役啊!
 
    “怎么,看不起我一个公司员工?”唐欢阴阳怪气道。
 
    “没这个意思。”齐白摇摇头。“纯属好奇。”
 
    “好奇心害死猫啊。”唐欢故弄玄虚,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纠缠,话锋一转,抿唇道。“这件事儿,齐局长打算怎么处理?”
 
    “看你。”齐白平静道。“我相信你不会把事儿闹大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,怕影响你的前途?”唐欢似笑非笑。
 
    “大不了换个城市从头再来。”齐白耸耸肩,看起来很轻松。“而且,区区一个陈处长,还没资格让我挪窝。”
 
    听着齐白的豪言,唐欢竖起大拇指:“我要求不高,让他放盛天一马就行。”
 
    略一停顿,唐欢微笑道:“齐局要是能再敲打敲打,就更完美了。”北京要账公司
 
    齐白点点头:“我来处理。”
 
    当齐白与唐欢结束这言简意赅的谈话之后,并未做过多的停留。又意味深长的谈了几句曹琦不太听得懂的话,便径直离开了。
 
    临走前,还深深看了曹琦一眼。
 
    半个钟头,曹琦就替唐欢以及柳茗竹等人办完了手续。那位被打成猪头的陈处长,也被秘密送进了医院。估摸着没十天半个月,肯定出不了医院。
 
    毕竟,他那身子骨早就被酒色掏空。哪能和其刚刚转业的外甥相比?
 
    “你和我们齐局很熟?”曹琦好奇问道。
 
    唐欢看了眼走在前头的柳茗竹等人,迎风点了一支烟,回头笑道:“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大哥。”
 
    “真的?”曹琦诧异万分。
 
    “假的。”唐欢喷出一口浓烟。“我这么帅,他这么丑,北京讨债公司这你也信?脑子是个好东西啊。
上一篇:上一篇:一个很关键的胸章 下一篇:下一篇:企业债务清欠有什么方法?
网站地图

在线客服
  • 客服热线
    13370113111